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黑客小说 >> 大虞后宫记事 >> 番外:赫连睿与慕媛

番外:赫连睿与慕媛

天色晴好, 秋高气爽, 碧蓝的天空下飘着几片秋叶, 不住的在盘旋着, 慢慢的跌落在了地上, 荥阳城的大街上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在这鞭炮声里,还伴着吹吹打打的唢呐和喇叭的声音,一顶鲜红的花轿在几个喜娘的陪伴下正往城北走了过去。

街道两旁的人奇怪的朝轿子指指点点:“新郎竟然没有骑马来接花轿。”

“新娘也没带什么嫁妆, 就后边几十台东西,怕都是郑家的聘礼罢, 郑家可是高门大户,谁家嫁女儿进去不给自己女儿贴补些的,怎么这嫁妆便这般寒酸?”一个山羊胡子疑惑的看了看跟在花轿后边的那几十台嫁妆, 不住的摇头叹气。

“你知道什么!”旁边有人嗤嗤笑了起来:“那是郑家老三娶亲, 可不是二公子!郑家二公子眼界儿可高, 到现在还没聘着他要的天姿国色的呢!”

“竟然不是郑家老二?我还以为按照顺序,该是那郑二公子了,原来竟是郑家老三吗?这就难怪了!”周围的人都发出了惊叹声,默默点头以后,又有人好奇的问:“也不知道谁会愿意嫁给他。”

郑家是西川有名的大族,荥阳郑家那真是赫赫有名的富户,荥阳三分之一的田庄该都是姓了个“郑”字。郑老爷膝下有三子四女, 女儿皆已出嫁, 嫁的都是豪门大户, 大公子已经成亲,娶的是庐陵张家的嫡长女,二公子自持家中富足,自己又生得风流潇洒,发誓定要娶国色天香的女子,郑夫人心疼儿子,重金收买那些媒婆,带了郑二公子到处偷偷去相看那些贵女——其实郑二公子完全不必偷偷的去看,只要他说上一句,那些贵女们恐怕也会自己排队站好任凭他挑选——谁叫他是郑二公子呢?

至于郑家的老三,提到他,荥阳城的人个个都是摇头惋惜。郑三公子长相倒是端正,可从小便生了一场大病,结果烧坏了脑子,既识不得字,还不能开口说话,郑老爷和郑夫人请了无数大夫来看都没有治好。郑三公子十岁那年,来了个游方和尚到郑府替大相国寺化缘,说来也巧,郑三公子本是由丫鬟带了在园子里玩耍,谁知那会儿竟然就自己走了出去遇着了那和尚。那和尚看了看郑三公子的面相,不住摇头又不住点头,看得郑夫人一阵心惊胆战:“大师,我儿究竟还有没有治好的时候?”

和尚朝郑夫人呵呵一笑:“夫人,贵公子这是命里注定的劫难,需要在八年以后遇着贵人方能化解。”

郑夫人听说儿子有救,心里大喜,也不管八年是一段漫长的时光,毕竟有了盼头总比绝望要好,赶紧吩咐丫鬟拿了一笔足足的香油钱出来。那和尚也不推辞,收在怀里,指了指郑三公子道:“八年后贵府公子有一次大劫难,会昏睡数日不醒,你们只管喂着米汤水将养着,然后去寻一个庚申年八月八日辰时末刻出生的女子,而且那女子的右腕上有一颗梅花形的红痣,若是找到了,赶紧替她聘了下来抬过来完婚,以后一切便好了。”

郑夫人将信将疑,把那八字和特征记了下来,一心盼望着八年以后会不会真能像那和尚说的这样有奇迹出现。从那和尚走了以后,郑夫人便拖人到处去打听那生辰八字和右腕有梅花红痣的女子,可周围遍寻不获,找了八年都没有找到,郑夫人都有些心灰意冷了,开始怀疑那和尚说的话是否属实。

就在她怀疑的时候,约莫十来天之前,刚刚过了十八岁生辰的郑三公子突然有一日昏死了过去,每天都是闭着眼睛睡在床上,说他断了气,将手探到他鼻子下边,偏生还有暖洋洋的呼吸,说他还活着,可却怎么也没有睁开过眼睛。

郑夫人突然想到了那和尚说的话,心里又惊又喜,莫非老三这是要好的前兆?可是究竟去哪里能找到这个生辰八字与红痣集于一身的女子呢?郑夫人心里可真是着急了,将府里一大半的人都派了出去寻找,总算在前几日里边得了回信儿。

城北有个碧水庵,里边有间屋子是专门收留女叫花子的地方,那一日郑夫人的贴身管事银叶妈妈到外边走累了,经过碧水庵便走了进去,想问那里的庵主讨碗水喝。那庵主姓梅,是个年轻的女子,端了两碗水出来,一碗递给了银叶妈妈,一碗递给了一个在一旁坐着的叫花子:“刚刚吃了馒头,别噎着,你再喝些水罢。”

那叫花子脸上蒙了一层泥垢,和身后的柱子差不多颜色,也看不清她的长相,可就在她伸出手来接碗时,手腕上梅花形的痣出现在银叶妈妈的眼前。尽管那个痣因为手腕上满是泥垢看不出什么颜色来,但还是能清楚的看到那是一朵梅花形状。银叶妈妈有些激动,站起身来握住了叫花子的手:“姑娘,你可还记得你的生辰?”

那个女叫花子的脸上全是灰尘,根本看不清她长得美还是丑,可银叶妈妈听了她报上来的生辰八字以后,眼里的女叫花已经成了绝色美人儿,她激动的将她拖了起来,对着梅庵主道:“能不能麻烦庵主帮她烧点水,沐浴更衣?”

梅庵主不知道银叶妈妈想做什么,但是她知道郑家有头面的管事婆子不会做出什么离谱的事情来,点了点头,她吩咐两个小尼姑去烧了桶热水,女叫花子也很高兴,洗得干干净净的走了出来,这一下,不仅是银叶妈妈觉得她是绝色美人,就连梅庵主也愣住了,几乎要脱口喊了出来:“皇后娘娘!”

不,她不是皇后娘娘,她比皇后娘娘要年轻多了,看上去才十五六岁的模样,可那长相却如同是和皇后娘娘一个模子里边印出来的一样,分毫不差。梅庵主转身念了一句佛,心里想着这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呢。

慕媛也盯住了梅庵主,心里实在想要相认,可又怕惊扰了她。那日她追随赫连睿从云端降下,只听有人在她耳边说了个生辰八字:“你一定要记住,这是你和赫连睿再相见的关键,若是你忘记了,那可再也见不到他了。”

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饿昏了的小叫花子,梅绵福正坐在自己身边,一勺一勺的喂着稀粥,看看自己身上,衣裳褴褛,满身的灰尘,指甲缝里都是乌黑一片,想必脸上也差不多罢,难怪梅绵福没有认出自己来。

梅绵福喂了她小半碗稀粥,又递给她一个馒头,同情的说道:“你是哪里人氏,怎么会饿昏在我这个碧水庵前边?若不是碰巧我今日在庵堂里,叫人把你送了进来,恐怕你就已经饿死了。”

慕媛心中感激,正准备开口说话,不料外边传来一阵脚步声,梅庵主将馒头塞到她手里 便往外边走了去,银叶妈妈就这样进来了。一切就是这样发生了,莫非这是冥冥之中上天指引着她往赫连睿身边去了吗?慕媛只觉很踏实,望着银叶妈妈笑了笑,看得银叶妈妈有些失神,没想到方才看着一脸脏兮兮的小叫花子,洗干净了竟然如此美貌,而且那神态从容,仿佛大户人家的小姐。

“姑娘,你是哪里人氏?家中可还有父母?”银叶婆婆小心翼翼的问她。

慕媛低下头来,心中一酸,想到了远在宫里的姑姑,还有留在京城的弟弟,看起来以后自己都再也不能与他们相见了。看着银叶妈妈一脸希冀的看着自己,慕媛极力忍住自己想要流泪的感觉,轻声回答:“父母都已经亡故了,本来是要回老家的,谁知路上仆人将值钱的东西都偷走,我只能行乞为生。”

“那姑娘的老家在哪里呢?”银叶妈妈连连点头,还有仆人护送,这姑娘该是大户人家的小姐,难怪周身好气质,可她若是回了老家,老家的族人不让她嫁给三公子,那又如何是好?

“我父亲很早就出来了,从未带我和母亲回过老家,依稀记得他曾提到过老家是在南边象郡的一个山村,可具体的地方还得那仆人才知道,可那仆人已经……”慕媛抬手擦了擦眼睛,楚楚可怜的望着银叶妈妈道:“能不能将我引荐到府上去做个丫鬟?”

银叶妈妈大喜,抓起慕媛的手道:“不,不用你去做丫鬟,要你去做少奶奶呢!”

慕媛愕然的望着银叶妈妈,去做少奶奶?这是什么状况?但是回想到神仙指引她时说过的话,她心里便安定下来,或许这是天意吧。

银叶妈妈笑着解释说:“我们家三少爷,生得可是俊!只不过这些天得了怪病,有位大师说要找个我方才说的那生辰八字、手腕上生着一朵梅花红痣的姑娘成亲才能化解了他的灾难呢。”

原来是叫自己去冲喜呀,慕媛心中有些犹豫,去,还是不去?万一那人不是赫连睿,那自己怎么走出夫家那扇门?她望了望银叶妈妈,询问了下郑三公子的病情,得知他昏迷不醒有十来天,算了算时间,心里突然踏实了下来,那人肯定是赫连睿,他过世后,魂魄附身到了郑三公子身上,就像魏凌代替她在皇宫里活着一样。

“妈妈,我愿意答应。”慕媛含笑回答:“只不过我要三媒六聘,明媒正娶,可不是过去做小妾的。”

银叶妈妈连连点头:“这是当然,那位大师也交代,必须是正妻之礼娶过来。”她心里想着,三公子这样,好人家的姑娘谁愿意嫁他?现儿有个这么美貌的愿意嫁,已经是求之不得了!她指了指梅庵主道:“就请庵主作证罢,我这就回府去向夫人禀报,姑娘就在此处安心等候罢。”

“有劳妈妈了。”慕媛含笑颌首,亭亭玉立,看得银叶妈妈心中好一阵感慨,真真是好仪态,好教养!赶紧飞了一双小脚飞快的跑回了郑府去报喜讯。

郑夫人听说银叶妈妈无意间便觅到了人,很是欢喜,又听说那姑娘原本出身大家,长得十分美貌,更是满意,赶紧打发了媒人去碧水庵提亲,慕媛不好自己答应,只能请了梅庵主充当长辈,将庚帖交换了,又去官府登记了婚书。成亲前一晚上,梅庵主将郑家送过来的聘礼一样没剩的交给了慕媛,另外还给她一对翡翠镯子添妆。

慕媛见那镯子正是自己叮嘱蓝灵春杏给梅绵福戴上的,不由得也感叹造化弄人,果然是因果轮回。梅庵主却全然不知慕媛的心事,只是笑着说道:“我无儿无女,”说到这处,心却像被刀子扎了一半,想到了自己留在宫中的儿子,几乎要落下泪来:“我留着这些也没什么用处,不如给施主结个善缘。”

过了几日,郑家便派人吹吹打打的来接新娘子了,慕媛穿上了郑家送过来的吉服,带上了凤冠,放下珠帘,在喜娘的搀扶下上了花轿,梅庵主拭泪看着她的身影,仿佛看到了皇后娘娘一般,那气势,可真和皇后娘娘扶着蓝灵春杏的手走路没什么两样。

可现在宫里边皇后娘娘还在呢,不对,现在该叫太后娘娘了,一想到赫连鋆已经即位,自己的儿子也成了太子,梅绵福心中也是欢喜,即使她现在只是乡间一个庵主,可她却活得很自在,也很舒坦。

花轿在郑家大门口落下,喜娘搀扶着慕媛走了出来,刚刚将脚跨进郑府的大门,一个丫鬟便匆匆忙忙的从内院里边跑了出来,直奔大堂而来,一路上还大声在喊:“老爷,夫人,三公子他醒过来了!”

郑家的大堂本来挤满了来贺喜的人,听到这叫喊声,不由得都面露惊异之色,原本他们都是想来看笑话的,因为听说郑家信了一个和尚的话,竟然聘了一个叫花子来做媳妇,没想到这还真有作用,郑三公子还真醒了。

郑老爷和郑夫人皆是大喜,恨不能生出翅膀来飞去儿子院子里头看个究竟,可是大堂上这么多人在贺喜,总不能主人家都走了,留下一屋子客人,所以郑老爷没有动弹,依旧坐在主座上边,郑夫人扶了丫鬟的手便飞快的往后院走了去。

“夫人,三公子不仅醒来了,而且会说话了!”那报信的丫鬟用手帕子擦着汗,那脸上受惊的神色依然还在:“三少爷开口便说了自己的姓氏,只是那尾音儿不浓……”郑夫人听了更是欢喜,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那位大师可真没骗我,看来老三媳妇真是老三命里的救星。”

赫连睿是醒来了,他睁开眼睛正准备大声喊:“朕要起身了,进来伺候。”可刚刚喊了个“朕”字,却发现这里并不是长乐宫,旁边站着的两个女子也不是蓝灵和春杏,身上甚至没有穿宫女的衣裳。

“三公子,你醒来了?”一个女子激动的应声过来,望了望赫连睿,对旁边的女子道:“赶紧去告诉夫人这个喜讯,三公子醒了!”

赫连睿听得云里雾里,就见那个女子转身飞跑了出去,留在床头的这个女子絮絮叨叨的说道:“三少奶奶可真是三公子命里的救星!这花轿怕还没到门口呢,三公子就醒了!”

赫连睿听着她一口气不歇的在说着话,好像自己该是她口里的三公子,今日正要娶亲,心里有些慌乱,媛儿呢,媛儿在哪里?自己娶亲了,媛儿怎么办?那丫鬟见他一脸懵懂的看着自己,索性坐了下来慢慢解释 :“三公子,你生病的时候,夫人可算帮你把那命中贵人找到了,今日便是你们的良辰吉日。”

赫连睿牙齿里挤出了几个字:“良辰吉日?”除了媛儿,他谁都不要,这些女人怎么自作主张的给他娶亲了?

“三公子……”那丫鬟震惊的站了起来望着他:“你会说话了?”

“朕什么时候不会说话?”赫连睿很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谁来把这个啰嗦的女人赶出去,告诉自己真相究竟是什么。

“三公子,你念错音了,咱们是荥阳郑家,还得加个尾音呢。”那丫鬟听了格格直笑,看着赫连睿的眼里充满了一种惊奇,三公子能说话了,看上去英俊多了,比二公子不会差呢。

正在说着话,就听外边响起了一阵脚步声,郑夫人由几个丫鬟领着走了进来,一见赫连睿好端端的坐在床上,不由得眼泪珠子唰唰的落了下来:“娘的儿啊,你总算醒了!”一边说着一边便扑上前来。

赫连睿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郑夫人抱住,眼泪打湿了他的脖子:“儿啊,你可醒了,吓死娘了!幸好给你娶的媳妇没娶错,要不是还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呢。”

又一次提到了新娶的媳妇,赫连睿心中紊乱,望着郑夫人的脸道:“娶媳妇?”

“哎呀,真的会说话了!”郑夫人拉住赫连睿的手,笑得眉毛都飞了起来:“这媳妇娶得真是好。儿呀,你放心,你现在身子虚,不能拜堂,先让你二哥替你去拜堂,你且休养着,身子好了再圆房不迟。”

赫连睿呆呆的听着,脑子里边一团糟,看起来自己已经不再是赫连鋆,大虞那个高高在上的皇上,而是变成了现在荥阳郑家的三公子了,今日是他结婚的好日子,听起来那个新娘是娶来冲喜的。

他颓然的倒了下去,心里想着宫里的媛儿,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样子,得知他的死讯,会不会很心急?郑夫人见他那模样,赶紧劝他:“儿啊,你的那个媳妇生得美貌,等你见了便知道了,先好好歇着。”

“我不想见她。”赫连睿拉上了薄薄的被子,无助的闭上了眼睛,现在来到这个陌生的郑府,又凭空里掉下了一个媳妇来,使他更强烈的想念起慕媛来。郑夫人见他那模样,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赫连睿:“老三,你安心歇息着,外边客人多,我先去招呼。”

郑夫人迈步往外边走去,不娶这个媳妇怎么办?那可真是老三命里的救星,花轿才到门口,老三就醒了,而且也不傻了,还能开口说话——大师不早就给他算过了?可他还偏偏这般执拗。不行,无论如何也得留下这个媳妇,不能让老三再受苦了。

郑二公子穿着寻常的衣裳站在喜堂上代替弟弟和慕媛拜了堂,他瞄了下新娘子的身影,可真是窈窕无双,就是不知道脸长成什么样子,听说是叫花子出身,肯定生得就那模样,要是生得好,还不会被卖去青楼,或者进府做丫鬟?

想到此处,郑二公子一心想看弟媳妇长相的心思熄了,和慕媛拜了堂以后便自顾自的倒旁边和人喝酒厮闹去了。慕媛由新人们扶着进了新房,到那里一直坐到了晚上。

天慢慢的黑了下来,站在旁边的喜娘朝丫鬟眨了眨眼睛,丫鬟们会意,赶紧跑出去问郑夫人的意思,郑夫人听了呆了呆,吩咐丫鬟道:“让少奶奶自己歇着罢,就说三少爷身子还没好彻底,暂时不圆房了。”

丫鬟一溜小跑回了院子和喜娘说了句,喜娘同情的看了端坐在床头的慕媛一眼,心里道这三公子真不是个好人,分明是少奶奶救了他的命,可偏偏却不承这个情,大概是嫌弃少奶奶出身不好了。

一边叹息着一边将慕媛的盖头揭了下来,低声对慕媛道:“三少奶奶,你且放宽心,三公子醒了自然会来看你。”

慕媛心里本来也不愿意就这样贸然和那三公子见面,若他不是赫连睿,自己该如何是好?听到喜娘这么说,心里也安定下来,自己伸手去取凤冠:“这凤冠可真是太沉了。”

喜娘看着慕媛一双手甚是光滑,端的是皓腕如雪,在灯光下映着,玉雪可爱,不由得呆了呆,这时慕媛已经将凤冠取了下来,只是勾住了她一缕头发,她仰起脸来,一双眼睛转了下,站在旁边的喜娘和丫鬟只觉得华堂生辉,如有芝兰在庭,熠熠生辉,让人无法直视。

“三少奶奶那可是绝色美人呐,三公子怎么就这样命好,真是傻人有傻福。”喜娘和丫鬟走了出去,口里还在不住的念叨,犹在回忆着那张芙蓉粉面初露眼前的娇柔。

第二日早晨,慕媛睁开了眼睛,就听窗户外边有鸟儿婉转啼鸣,站起身子来推开了房门,就见外边站着两个丫鬟,手里端着水盆儿:“三少奶奶起床了。”

“是。”慕媛朝她们笑了笑:“进来罢,伺候我梳洗。”

她说话的语调是那么自然,两人丫鬟愣了愣,不由得奇怪的互相望了一眼,不是说三少奶奶是叫花子吗,怎么说这话如此风轻云淡,就像她天生是由旁人伺候着长大的一样。

替她梳洗完,丫鬟们陪着慕媛走了出去:“三少奶奶,你这是想去哪里?”

慕媛微微一笑:“我已经嫁进郑家了,无论如何也得去看看我的夫君才是,你们领我去看看他罢。”

丫鬟们互相看了一眼,三公子昨日不是说不想见三少奶奶吗?自己若是带着三少奶奶过去,会不会让三公子生气?两人想了想,决定还是将这个做决定的权力交到郑夫人手里,万一出了什么差错也不会怪到自己身上来。

“三少奶奶,按着规矩,新妇应该第二日早上先去拜见公公婆婆的。”丫鬟们心里很得意,这个理由无疑是最好的,等三少奶奶向老爷夫人提出这要求来,答不答应便和她们没关系了。

慕媛想想也是如此,点了点头,便由两个丫鬟带着去了主院。才看到主院门口的那圈院墙,远远的便见到了一个穿着白衣的公子朝这里走了过来,两个丫鬟赶紧行礼:“二公子安。”两人抬起头来时,脸上已经飞起了一片红晕。

这便是昨日代替郑三公子和自己拜堂的那位二公子了?慕媛含笑望着他,微微点头道:“二公子。”

郑二公子从那边走了过来时,远远的便瞥见一抹袅娜的身影,等走到面前时,便见伊人如玉,那笑容化作了一汪春水流入了心间,不由得眼前一亮:“你莫非是……”

昨天和自己拜堂的人便是她?郑二公子心里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这才是他要寻觅的国色天香,这是冥冥之中有天意罢?听说三弟醒来以后执意不愿娶她,昨晚竟然新娘子孤枕而眠,原来这都是给他留下的!

郑二公子笑着望了慕媛一眼,抢先大步走进了主院。慕媛站在墙边,只觉得他那笑容颇有深意,望了望身边两个丫鬟一眼,两人皆竞相开口道:“三少奶奶,二公子看见女子都是这笑容,你别往心里边去。”

慕媛听了心中只觉好笑,见两个丫鬟的腮帮子鼓起来,一脸不开心的模样,心里知道她们有些误会,笑着对她们说道:“我知道了,带我进去罢。”

走到主院的大堂里边,容老爷和容夫人都在,见到慕媛走了进来,两人也是大吃了一惊,哪里能有这般美貌的乞丐,那风姿翩然,简直与神仙无异,难怪老二刚刚兴冲冲的跑进来大叫着索性就把老三媳妇给他做老婆好了。

“三弟不愿意见她,昨日刚刚好又是我与她拜堂成亲的,她理应是我的妻。”郑二公子站在郑夫人旁边,拉着她的衣袖不住的摇晃。郑老爷本来想训斥他婚姻大事岂可儿戏,可一想到他这么大了都不愿意成亲,一直嚷着要娶个国色天香的,现在总算遇着个合意的,成全他的心愿也未尝不可。望了望郑夫人,见她眼神犹豫,似乎也正由此意,两人心照不宣的点了点头。

慕媛见大堂里边的人都在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心里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虽然自己已经知道这容颜与前世无异,可究竟还不会美到让人呆了这么久还回不过魂来的地步。她轻轻走上前一步,朝郑老爷和郑夫人弯身行礼:“公公婆婆安。”

郑老爷和郑夫人见慕媛举止有度,优雅有礼,心里更是已经认同,郑夫人朝旁边的丫鬟看了一眼,那丫鬟便将一个托盘送了过来:“媳妇,今天是你进门第一日,该是要喝媳妇茶的,你和老二一起来敬茶罢。”

慕媛听了心中一惊,不是说自己是嫁给那昏迷不醒的郑三公子吗?为何要与郑二公子一起敬媳妇茶?她询问似的看了看郑夫人道:“婆婆,婚书上边可是写的三公子名字,并非二公子,恕媳妇不能与二公子一道敬茶。”

郑夫人看了看慕媛,也露出了为难的神色来:“昨晚老三执意不愿意和你成亲,为了不委屈你,我才做了这个决定。”

慕媛心里有些微微的甜,又有些苦涩,那肯定是赫连睿,他只会要媛儿,怎么会要别人?只是他并不知道现在自己已经来到他的身边,如何才能见到他呢?望着郑夫人那为难的神色,慕媛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婆婆,请允许我去见郑三公子一面,若是他亲口说不要我,那媳妇也不反对婆婆这个安排。”她心里想道,若对方不是赫连睿,大不了一头撞死便是,可自己相信那绝对是他,天上的神仙是不会骗自己的。

郑二公子听了慕媛的话心中很是欢喜,轻轻推了推郑夫人的肩膀:“母亲,你便答应下来罢。”

郑夫人叹了口气,没想到这刚过门的老三媳妇还真认死理,按着道理来说,谁听说改嫁了一表人才的郑二公子都会欢喜,毕竟老三痴傻了这么多年,谁又愿意嫁他?见着慕媛一脸坚定,郑夫人点了点头:“那么,你便随我走一趟罢。”

慕媛按捺住自己激动的心情,跟着郑夫人朝郑三公子的内室走过去,身后跟了一大群丫鬟婆子,大家都带着看好戏的心情,脚步匆匆。

到了郑三公子内室,丫鬟推开门,郑夫人率先走了进去,慕媛只觉得自己心跳得很快,都差点要从嗓子眼跳了出来,她轻轻的踏脚走了进去,就听着里边有人用很不耐烦的声音道:“我说过不娶她便是不娶她,二哥要娶她,那便由二哥娶了罢。”

竟是连声音都是一模一样的,慕媛站在门边,热泪盈眶,望着桌子旁边的赫连睿,嘴唇皮儿直打颤。郑夫人转过脸来望向慕媛道:“媳妇,你自己也听清楚了,你还是认命罢。”

“赫连睿。”慕媛朝郑夫人摇了摇头,大步走到了赫连睿面前,用低低的耳语对他说道:“你为何不看我一眼?难道你连媛儿都不想见了吗?”

这句话让赫连睿吃惊的跳了起来,他抬起脸来望向慕媛,眼神里充满了不可置信:“媛儿?”他惊喜的抓住了她的手,手在不住的摇晃着,昨晚和丫鬟闲话家常,才知道大虞已经变了皇上,他的儿子赫连鋆做了皇上,媛儿成了太后,可却投水自尽了。“早些天听说的,还不知道救不救得回来呢。只不过能不能救回其实和我们也没关系,反正咱们可见不到这些神仙般的人物。”丫鬟叹着气走了出去,只留下了赫连睿一个人坐在桌子边上伤神,不知道媛儿到底好了没有。

现儿媛儿竟然就站在自己面前,虽然她变得年轻了,可自己知道那就是她。赫连睿站了起来,死死的盯着她:“你来了。”

“是,我来了。”慕媛含着泪投入了他的怀里,让站在旁边看热闹的人掉落了一地的眼珠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呢?方才三公子还说绝不娶妻的,可这会两人倒抱在一处有哭有笑的了。

郑夫人尤其惊讶,她都不知道自己的老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本来痴痴傻傻的,连话都不会说,老三媳妇轿子刚落就醒来了;本来坚持不娶媳妇,可老三媳妇才踏进门,他便转了个态度,变化得让自己措手不及。“果然大师说的没错,这老三媳妇就是老三命中注定的贵人,两人是会一辈子在一起的了。”

朝站在门边的丫鬟婆子们和那垂头丧气的郑二公子点了点头,众人皆会意的退了出去,赫连睿与慕媛身后的门,悄悄的被关上,屋子外边桃李芬芳,一副繁荣景象。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本来还想写赫连睿与慕媛婚后生活,可想来想去该是画蛇添足了,所以还是舍弃了,看文的菇凉们可以自行脑补,例如躲避郑二公子的追求啦,拒绝婆婆塞来的侍妾啦,等等等等,反正——他们就是幸福的在一起了,OK,我又种出了一棵树了,好开心!)

新文求支持,请点下边作者有话说传送门直达,谢谢大家!

※※※※※※※※※※※※※※※※※※※※

请戳此处传送门:江陵容氏传

喜欢大虞后宫记事请大家收藏:(www.heikexs.com)大虞后宫记事黑客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大虞后宫记事最新章节 - 大虞后宫记事全文阅读 - 大虞后宫记事txt下载 - 烟秾的全部小说 - 大虞后宫记事 黑客小说

猜你喜欢: 血族迷情:吸血鬼的专宠禽难自禁:王爷,别冲动鬼大当嫁嚣张小皇妃我在唐朝的那些事儿圣灵契约:风姬御大陆妖御天下神女宫绝妃池中物安妮的异世冒险蛇飞凤舞之灵蛇异动不良妖妃天才狂女天命倾狂,帝本妖娆胭脂醉之桃夭日食妖后傻王的倾世丑妃我的极品相公一品凰妃:王爷,别太坏傻妃传奇正妃住隔壁逆尊绝魅幽谷飞仙之烈焰凤凰傲世嫡女:妖孽滚远点腹黑阎王惹祸妃九尾狐·妖男,爱你千年
完本推荐: 特种兵归来之铁骨军魂全文阅读御兽武神全文阅读仙缘全文阅读九越圣皇全文阅读剑临全文阅读通天全文阅读神动苍穹全文阅读七杀绝全文阅读腹黑嫡女:绝色小医妃全文阅读穿越千年:凤鬟雾鬓全文阅读误惹七王爷全文阅读网游之巫妖变全文阅读卡术炼金师全文阅读空间剑神全文阅读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全文阅读穿越之:将军千金傲视风华全文阅读九道真仙全文阅读无尽剑仙全文阅读倾城特工驯夫记全文阅读枭雄霸道爱:情迷小魔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奉子成婚:豪门长夫人绝色医妃:救死芙殇妃常致命美人泪倾城:赎罪弃妃妃嫁豪门缠不休都市武圣傲世狂妃孤的媚世皇后韩城暖恋火影之佐井的新术黑暗血途DOTA牛人纵横异界大魔神草原真爱悍妻要自强新天罚重生之凤求凰一品凰妃:王爷,别太坏我的警花老婆贤侄你好倾城特工驯夫记毒舌攻防战血炼弑天大虞后宫记事拽宣少的夏天风铃怨系列一:怪校奇谈少女历险野人谷江湖不像话异界追美高手皇上妖王请排队

大虞后宫记事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大虞后宫记事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大虞后宫记事txt下载手机版 - 烟秾的全部小说 - 大虞后宫记事 黑客小说移动版 - 黑客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