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黑客小说 >> 乘龙佳婿 >> 第524章 裂痕

张寿竟然认为那彩棉种子拿去种的话,没有好结果?

当离开秦园的时候,刚刚听完了张琛那一长段解释的张武,只觉得心里完全是乱糟糟的,甚至几次都险些走错路。不只是他,张陆也好不到哪去,一路上魂不守舍,要不是有护卫跟着提醒,他几次都差点跑马跑到沟里去。眼看京城在即,兄弟俩竟是不约而同地先后驻马。

“小武,你相信张琛说的话吗?”

张武骤然听到张陆这直截了当的问题,他不禁呆了一呆,随即竟是仔细想了一想,他才点点头道:“相信。小先生没道理骗我们,琛哥更没道理骗我们。要知道,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的今天。”

张陆微微一愣,随即就呵呵笑道:“我就知道你会是这么一个回答。你从小到大就是个感恩的人,就你家嫡母那种高高在上的,只要稍稍对你好一点,你就立刻感恩戴德,更何况是张琛和……小先生?不过也是,他们一个将来必定继承秦国公爵位,一个是赵国公府的乘龙佳婿,自然不会见钱眼开。”

他有意加重了见钱眼开四个字的语气,可却只看到张武在那点头赞同,似乎根本没听到他的弦外之音,他顿时又有些气馁,足足好一会儿方才重振旗鼓。

“小武,小先生虽说出身乡间,懂一点农科,可他也不是很懂种棉花,否则也不会让人去试种那海外的品种,你说对不对?”

见张武片刻犹疑之后,轻轻点了点头,张陆就正色说道:“那棕色的棉花是我们亲自去田间看过,然后又亲自看人采收,就连种子也是我们给了那农人一笔钱,亲自带人去采集,然后全都带上京城的。这种子怎么可能有问题?”

张武张了张嘴,有心反驳张陆这说法,可他是豪门庶子,又不是农人家的穷儿子,哪怕这次到邢台亲自下过地,可对于种地这档子事那还真的不太懂。

因此,他踌躇了好一会儿,最终不太确定地说:“也许就和张琛之前对我们说的什么提纯退化复壮什么的一样,种棉花中间有很多讲究,所以单纯收了种子再去种,那样不行?”

“呵呵。”张陆再次笑了两声,却是不愿意再说了。再说的话,就算他从小和张武好得犹如嫡亲兄弟,那也说不定会招致对方的怀疑。他轻轻抖了抖缰绳,这才耸了耸肩:“反正事到如今,再说这些已经都没用了,种子不管是被偷还是被烧,一粒都没剩下来。”

“是啊,琛哥还说本来打算找个法子高价卖出去一点,又或者用其他法子捞一票,结果却被人钻空子用了这么一招绝户计。”张武无奈地摇了摇头,但很快又振奋了起来,“但琛哥把那新式织机的图纸给了我们,还授意我们去和苏州华四爷谈,也算抵得过了。”

张陆已经懒得嘲讽张武这小富即安的心思了。新式织机在沧州和邢台都已经有了众多用户,怎么可能瞒得住?更何况纺机的图纸是张寿献给皇帝的,这织机的图纸……焉知张寿不会像当初敲诈大皇子一笔一样,敲华四爷一笔然后再去献给朝廷?

到头来他们说不定不但白忙活一场,然后还要因为坑了华四爷一把而背黑锅。

然而,他什么都没说,只是轻轻点了点头道:“嗯,你说的是。”

午后时分,人在九章堂的张寿就从匆匆跑来通风报信的陆三郎那里,得到了秦园进飞贼又疑似遭纵火的消息。面对气急败坏程度和张琛在人前反应有得一拼的陆三郎,他竟是反过来还安慰了小胖子几句,然后才催了人去好好筹备即将到来的决赛,别乱管闲事。

可当他一顿午饭之后,若无其事地开始了下午的课程时,第二堂课一开始,他却又发现风风火火的朱莹到了大门口,正一脸急切地往里瞧。虽说按照严肃的课堂纪律,他应该当成没瞧见,可他就算有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本领,那也不是为朱莹练的。

因此,他干脆随手在黑板上潇洒写下了一道题,布置众人随堂开练,这才拍拍手信步来到了门口。见朱莹张嘴就要说话,他就指了指堂中正在专心致志解题的众人一眼,随即将一根食指放在嘴上做了个噤声的姿势,这才招招手示意朱莹跟自己到前头空地说话。

到了九章堂前空地,朱莹立刻急切地叫道:“阿寿……”

没等朱莹说出下一句,张寿就笑道:“如果你要说秦园的事,我都知道了!陆小胖子腿短却腿快,他已经来过了。你不用担心,那种子没什么要紧。不管是烧了还是偷了,也就那么一回事。相比老咸鱼从海外捎带回来的那些种子,这所谓的彩棉祥瑞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朱莹早就想好要安慰张寿的话顿时全都堵在了嘴边。她目瞪口呆地看着张寿,好半晌才难以置信地问道:“你这是说真的,不是安慰我?”

“我安慰你干嘛?要真的很珍贵很重要,不应该是我欲哭无泪,然后你千方百计安慰我吗?”张寿说着就笑了起来,继而便青松地眨了眨眼,“相比这一桩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更想知道,你爹那事儿怎么说?”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此事,朱莹顿时满肚子火,当即怒道:“还能怎么说,全都是皇上干的,他简直太坑人了!”

这坑人两个字才刚出口,朱莹就突然瞥见不远处露出了一张熟悉的黑脸。认出是徐黑逹,她一想到今天来这儿就是为了通知张寿,如今张寿已知情,她却不想和这个有名的黑脸家伙打交道,当即没好气地说:“你想知道的这事,我一会对阿六说,让他转告你,我先走了!”

见朱莹说着立刻转身就走,一点拖泥带水都没有,想起陆三郎也和她一样,一见徐黑子就绕道走,张寿顿时莞尔。然而,他和徐黑逹那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此时朱莹已走,他也无意在上课期间与人寒暄,等转身回到九章堂之后,就打算顺便查看一下众人的解题状况。

然而,他才路过坐在最后头的四皇子,一看那张纸上涂涂抹抹的痕迹,当即就站住了,目光在人使劲咬着的笔杆上扫了扫,他就丝毫没有惊动这个小家伙,继续悄然往前走。等看过好几个人的解题过程,他就站在了三皇子身后。

就只见这个小家伙正专心致志地往下推算,笔迹工整,但最重要的是,那思路一条一条极其清晰,格式和他教的一模一样。他还记得,即便是自己,当初在刚接触到几何这个陌生领域的时候,虽然解题思路依旧明晰,奈何对证明题那种严谨的格式却很不习惯。

他尤其最讨厌的就是在初学几何时,老师一再要求在后头括号里写上的定理名称。

而现在,看着只有自己当时年纪一半多大小,可证明题却一丝不苟的三皇子,张寿忍不住在心里叹息了一声。严守规矩的人也许未必能够成大器,但严守规矩再加上极有条理,那么这个人成大事的几率,就会比一般人强得多。

如果再加上极强的专注,卓绝的天赋,难得的勤奋……这样的孩子不成大器,那就简直没天理了!

他驻足观看了好一会儿,最终一样悄然离开,随即又在其他人身后也站了一会儿,尤其是看了看斋长纪九的解题思路,最后才回到了讲台前。当他掐着时间宣布暂停之后,就笑呵呵地问道:“做出来的人请举手,让我看看有多少人已经做出来了?”

随着他这话,参差不齐地举起了一只只手,大概只占了全班人数的三分之一。然而,张寿却注意到,除却三皇子和纪九,以及几个原本就在数日之内展现出极强学习能力和天赋的,举手的众人之中,赫然还有四皇子。

然而,他却仿佛没看到那个小家伙,笑呵呵地说:“很好,接下来,我给大家演示一下解法。顺便提一句,这道题有四种证明方法。”

四皇子见张寿瞥过来那一眼时,紧张得呼吸都差点摒止了,然而,当张寿真的把目光移过去,仿佛完全没有搭理他的意思时,他却又生出了一种说不出的委屈。于是,张寿写了一种又一种解法,他眼睛在看,但心思却完全不在这上头,直到……

直到张寿又招呼了他上去擦黑板!如果不是还有一个五大三粗的学生和他搭伴,四皇子简直不知道此时此刻浑浑噩噩的自己会出怎样的差错。明明没有解出题目,他却故意举起了手,只为了想知道张寿会不会拆穿他,然后会不会疾言厉色地训斥他,可最终什么都没有。

他就这么擦完一小块黑板,然后心不在焉地回到了座位,然后神游天外地捱到了这第二堂课结束,纸上固然写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符号,可那完全不是任何笔记。

当他觉察到有人在拍自己的肩膀,抬头一看是三皇子的时候,他再一看张寿依旧在和纪九说话,他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霍然站起身就要上前,可下一刻,他却觉得自己被人拖住了。扭头看到是满脸坚定的三皇子,他只觉得口干舌燥,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虽然自己坐在前面,四皇子坐在后面,专心致志上课的时候也不可能回头,但三皇子还是从某些偶尔分心旁顾的同学提醒下,得知了四皇子上课时的情形。见四皇子不说答应也不说不答应,就是站在那不走,他就干脆一把抓住人的手腕往外拽:“四弟,跟我回宫!”

当把四皇子拉出了九章堂之后,见人一副不情愿到极点的样子,他就甩开手训斥道:“四弟,你是自己要来的,现在却又这幅样子,传言出去别人会怎么说你?”

“老师都不愿意说我,我还怕什么别人说我!”四皇子冷哼一声,满面羞怒地说,“反正在他眼里我也不算是他的学生,只有三哥你才是他的学生!”

三皇子登时又惊又怒,等看到四皇子那既倔强又委屈的样子,他到了嘴边的训斥不禁又吞了回去,干脆上去一把揪住人的领子直接往外拖。他大多数时候都内向腼腆,此时突然这么个样子,别说四皇子被吓住了,就连看到的其他人也都被吓住了。

须臾,就有人冲进了九章堂去找张寿。而得知是这么一回事,张寿顿时笑了起来:“三皇子平时都太一本正经了,难得会拿出当兄长的气势来管教弟弟。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你们不用担心,他们兄弟俩好着呢!”

张寿都这么说,纵使纪九等人心中担忧,但也只能姑且放下那对尊贵的兄弟不管。而外头那秦园进了飞贼且遭人纵火的消息,虽说陆三郎跑过来和张寿通风报信了,他们却还来不及得知,此时既然张寿宣布下课了,众人也就三三两两收拾了东西各回各家。

而交游广阔的纪九还没出国子监,就已经从半山堂的昔日狐朋狗友那边得知了这件事,本待折返回来,可想想中午陆三郎来过,下午第二堂课时,他注意到到张寿出去和朱莹说话了,按理早已知道,不用他多事,他就又停下了步子。

可当他犹豫片刻,出了国子监大门时,却只见一个年轻小厮迎上前来:“纪九公子,我家公子说,回京这么久也没会过友人,请您过去喝杯酒。”

下了课,张寿在国子监博士厅里稍事停留,注意到那些博士之类的学官看自己的眼神颇有些微妙,但却没有一个人上来问东问西,他不禁心中哂然。虽说按理都是同僚,但因为他一年多时间里一再升官,品级直追周祭酒和罗司业,所以越发被人孤立了起来。

不过他反正也不在乎这国子监中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整理了一下今天点名收上来的几个学生的作业——毕竟再多他也没时间亲自看,只能这样轮流看几个人的——随即就起身离开了。刚一出博士厅,门帘才一落下,他就听到里头爆发了一阵议论。

他也懒得听别人在背后都说自己什么,快步出门和阿六汇合之后,就直接吩咐回张园。在路上,阿六将朱莹告知的今日进宫情形一一转述,而张寿听到皇帝那用意时,简直觉得无语。可紧跟着,阿六却又说出了另外一件事。

“疯子刚刚来过,他对说,秦园里的内鬼不一般,因为库房中浇了火油的地方很不均匀。存放种子的地方烧成了焦炭,存放粮食和南北货的地方,却明显只象征性浇了一丁点火油,还剩下了不少残渣。”

喜欢乘龙佳婿请大家收藏:(www.heikexs.com)乘龙佳婿黑客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 - 乘龙佳婿全文阅读 - 乘龙佳婿txt下载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乘龙佳婿 黑客小说

猜你喜欢: 资本大唐三国群英传之天下归龙秦吏大宋超级学霸官居一品中国远古帝王谱天下枭雄武唐攻略纯情小衙内回到明朝做千户北宋闲王续南明一品江山传奇纨绔少爷乘龙佳婿楚汉争鼎大唐万户侯明末边军一小兵将血大宋的智慧替天行盗如意小郎君宋时行荣耀归于罗马极品小太监汉乡
完本推荐: 小怪兽斗倒奥特曼:楚王妃全文阅读重生之将门烈妃全文阅读星梦情缘大玉儿传奇续全文阅读重生反派女boss全文阅读冤家路窄:兔子专吃窝边草全文阅读异世重生之逍遥游全文阅读特种兵归来之铁骨军魂全文阅读重生之温婉全文阅读凤鸣苍穹:和亲女将全文阅读萝莉贩卖:捕获殿下心!全文阅读凡人问天全文阅读韩城暖恋全文阅读誓不为后:霸道皇妃嚣张爱全文阅读腹黑燕王妃全文阅读贴身狂少全文阅读神动苍穹全文阅读重生之都市逍遥全文阅读嚣张小皇妃全文阅读妃常淡定:废材女玩棋迹全文阅读今生注定赖上你:野蛮女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老胡同一卡在手如意小郎君逍遥侯东陵帝凰天神诀你的灵兽看起来很好吃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海贼之成就系统绝天武帝大符篆师九天神皇重生野性时代你好,King先生挚野我是至尊开天录极品飞仙网游之阴邪无罪至高主宰承包大明医门宗师超神机械师剑从天上来帝妃临天待我有罪时恰似寒光遇骄阳天芳无敌真寂寞许你万丈光芒好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乘龙佳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乘龙佳婿txt下载手机版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乘龙佳婿 黑客小说移动版 - 黑客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