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黑客小说 >> 老胡同 >> 第354章 单刀赴会

第354章 单刀赴会

听到这里,梁栋才是眼迸精光。“所以你的意思是?”

“栋才,你是这里的地主,能不能给我把姚秉约出来,我要和他好好谈谈这事?”楚牧峰淡然说道。

“没问题,交给我吧!”梁栋才推开饭盆就要走。

“别急,吃好饭再去也不迟!”楚牧峰挥挥手道。

金陵城中突然间冒出来的抹黑楚牧峰事件,在很短时间内就引起了很多有心人的注意。

他们可不是愚昧的百姓,自然是有着自己的眼光,不会被这种莫须有的罪名迷惑。

问题这事到底是谁做的?

不是谁都有这种资格,也不是谁想做就能做成的。

是谁如此处心积虑地抹黑楚牧峰呢?

……

中午,梁家。

坐在八仙桌旁正在吃饭的是梁千里和梁栋品。

吃完一小碗米饭后,梁千里就将饭碗放下,悠然自得地喝了口绿茶后,漫不经心地问道:“栋品,你对外面的舆论怎么看?”

“二叔,这事应该是紫棠公司的姚秉所谓,您应该也听闻那晚发生的风波,最近也只有姚秉和楚牧峰有矛盾,所以说非他莫属。”

梁栋品听到问话后,也便放下碗筷,神情认真地说道:“我觉得这事姚秉做的不对,格局太小,这属于睚眦必报了。”

“那晚的事明明都已经认输,就要输得起,这样做算什么?是不将咱们梁家当回事吗?要知道那晚栋才也在现场。”

“所以现在的关键就是楚牧峰值不值得投资,对吧?”梁千里眯缝着双眼,在袅绕升起的茶气中沉声问道。

“不错!”

梁栋品也没有再去解释别的,归根到底还是梁千里的这句话最重要。

楚牧峰如果值得投资,那这事梁家就会毫不犹豫地掺上一脚。

要是说不值得投资的话,就让梁栋才别多管闲事,梁家不会横插一杠。

“二叔,您说楚牧峰值不值得呢?”

“你说呢?”梁千里放下茶杯,含笑反问道。

“我的意见是,有!”

梁栋品当着梁千里的面是不需要有所掩饰的,历来都是直抒胸臆,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毕竟他的前途命运都掌握在这位梁家家主手中。

“第一,根据了解的情况,楚牧峰为人厚道,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和这样的人交往,不用担心会遭受到背叛,会被他从背后捅刀子。”

“第二,楚牧峰能力很强,是个非常有本事的人,我历来都相信,只要有真材实料,只要是块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的。”

“从他现在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北平警备厅刑侦处的副处长就能看出来,要不是说有着不容挑衅和质疑的政绩,能坐稳屁股下面的位置吗?”

“第三,就是因为栋才了,二叔,栋才平时是什么样的性格,您自然是最清楚不过。您说一个能让他都无条件去信任的楚牧峰,难道说不值得咱们重视吗?”

“第四,就是我不认为紫棠公司的姚秉这次能扳倒楚牧峰,您不会也当楚牧峰是没有背景的无根之萍吧?”

“他背后站着的可是叶老这位党国元老,尽管说这位老人家如今不再掌握实权,但他的门生故吏可都是在要害位置上,您说他要是发话,紫棠公司能够抵抗得住吗?”

说到这里,梁栋品深深吸了口气,语气沉稳地说道:“最重要的一点是,姚秉是个疯子,但紫棠公司的其余人并不疯,最起码姚江川做事就很讲究,他要是说知道这事,您觉得会纵容姚秉继续闹腾下去吗?肯定不会的。”

“不错,你说的很对。”

梁千里微微一笑,又喝了口茶,然后不紧不慢地说道:“那这事你就去做吧,力挺楚牧峰,别跟那些跳梁小丑客气!”

“是,二叔!”梁栋品心中悬着的那根弦悄然落地。

他现在就怕梁千里为了所谓的大局而不闻不问。

真要是那样做了的话,梁栋品的声望也会受到波及。

毕竟在姚秉的抹黑污蔑中,说到那起人口贩卖案件是有黑幕。

这要是被坐实的话,靠着这个案件晋升的梁栋品岂不是就会变得尴尬起来。

你说要是真有黑幕也算,但偏偏那个案子是再真实不过,是实打实的功劳。

梁栋品想要的就是一个公正。

幸好梁千里的决定是这样的,没有让梁栋品失望。

……

大唐园。

午后的阳光格外温暖,叶鲲鹏没有在书房里面待着,而是在外面晒太阳。

在他旁边恭恭敬敬站着的,是过来汇报情况的杨首隶。

毕竟学校那边发生的事和外面社会上冒出来的抹黑风波是一回事,针对的都是楚牧峰,他自然要过来知会一声。

“叶老,学校里面就是这样,李五省没有表态,张道池和顾十方就算是想要对付牧峰暂时也没有这个胆量。”

“但问题是外面社会上的抹黑舆论!这个事是姚家老三做的已经毋容置疑,要是说不及时加以控制的话,我担心会带来更恶劣的后果。”

杨首隶微微躬身,脸上略带几分担忧说道。

“猴崽子那边怎么说的?”叶鲲鹏没有理会这些,而是眯着眼淡淡问道。

“牧峰好像对这事很有意见,我说让他学会审时度势,他虽然答应我了,但瞧他的神情,却不像是会那样做的。”

“叶老,我是觉得您老的寿诞就要来临,在这个节骨眼上能少一事就少一事,有什么事儿,等忙过这个再说。”

杨首隶如实将自己的态度表达出来。

“年轻人,就该年轻气盛!”

叶鲲鹏手指敲击着椅子,笑容慈祥地说道:“我早就说过这个猴崽子是个大闹天宫的主儿,你让他忍气吞声怎么可能?”

“首隶啊,你刚才说的很对,我是要过大寿了。你说有些人明明知道我要过大寿,却还敢在这时候来添堵,他们又是怎么想的?”

“你说他们有将我当回事吗?既然他们都没有想着给我足够的尊重,我为什么要去照顾他们的感受?就算我不出手,我难道没有学生了吗?”

“是是是,您老说的对!”

只是这几句话就让杨首隶后背冒出一层冷汗来。

他发现自己忽视掉了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叶鲲鹏也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

自己的出发点是好的,但却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拿着自己的视角来揣度叶鲲鹏的心思。

他有所担忧,叶鲲鹏却无所畏惧。

在这事上,楚牧峰的做法明显是对的,是揣摩透彻了叶鲲鹏的心思。

或者说楚牧峰压根就没有揣摩过,而是靠着自己的心性去做事。

可就是这样的率性而为,反而是叶鲲鹏最为看重的。

“叶老,我好像误导牧峰了!”杨首隶有些愧疚地说道。

“误导?”

叶鲲鹏无所谓地挥挥手,慢慢从躺椅上坐起来,神情傲然地说道:“首隶啊,你要是这么想猴崽子的话那就是想错喽。”

“他可不是一个随随便便就会被误导的人。别说是你,就算是我,有时候都没有可能改变他的想法。”

“所以说这事就这样吧,他愿意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反正这事咱们是占着道理的,就算闹大了又如何,谁怕谁?”叶鲲鹏扬眉喝道。

“是,叶老!”杨首隶受教般躬身应道。

“首隶,你要知道有时候一味的退缩隐忍并不是顾全大局,需要你冲锋的时候你就要冲锋在前,这样的冲锋才是顾全大局。”

“而且你要时时刻刻铭记一点,所谓的顾全大局是顾全谁的大局?大局,只有属于咱们的才是大局,属于别人的和咱们又有什么关系,你说是吧?”

叶鲲鹏虽然说没有严肃批评,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已经透露出一种告诫和训斥。

“多谢叶老指教。”杨首隶诚惶诚恐地回道。

“行了,回去吧!这天塌不下来!回到学校后,要将你的政治处主任身份好好的担负起来,你是负责政审的,只此一条就能够做很多事。”

“我听说你们学校的新生中有些是姓姚的,你要好好的查查他们的品行是不是过关!”叶鲲鹏不经意地说道。

杨首隶脑海中顿时划过一道亮光,恍然大悟。

“明白,我这就回去核查。”

“嗯!”

等到杨首隶离开后,叶鲲鹏摇晃着脑袋,语气似乎有些失望地说道:“你说我当时是不是就不应该让他留在中央警官学校中。”

“要是早点外放出去的话,想问题的角度也会变得开阔些,总不至于会像是现在这样,总是瞻前顾后,缩手缩脚。”

“那可未必,老爷,要是说把他外放出去的话,没准是害了他!”

从屋里面走出来的孟江,拿着一条围巾,递过去的同时轻声细语地说道:“杨主任就适合留在学校中做管理工作,最起码一直干得挺不错。”

“全国那么多院校,那么多重要的位置,他都能做的很好,所以对他的安排,我看您其实不必费脑筋了。”

“嗯,你说的也对。”

叶鲲鹏围上围巾后,想到刚才说的那事,嘴角冷笑连连:“紫棠公司的老板叫做姚江川吧,他这是想要纵子作恶不成?”

“嗯,那个叫姚秉的就是个胡作非为的纨绔子弟,风评历来不好,所以说在外面都是被叫做疯子!”

“一个疯子的思维是不能够按照正常人来推断的,老爷,我觉得咱们可得防范着点,免得他真伤到了牧峰。”孟江眉头皱起眉头关切地说道。

“疯子?”

叶鲲鹏扬起眉头道:“说的不错,不怕光明正大一较高下,就怕背地里玩阴使坏。这事你去盯着点,我相信这小子是能处理好这事,但是别被他们以势压人。”

“是,老爷!”

……

力行社,金陵工作站。

戴隐正在聆听着陈宣崇的汇报,旁边站着的是情报处处长唐敬宗。

等到汇报结束后,戴隐就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随意问道:“对了,文山,你这几天老是往我这里跑,怎么着,是不是怕我把楚牧峰分给别人吗?你还真是够上心啊!”

“局长,我今天过来可不是想要给您要人的,而是有事要跟您汇报。”唐敬宗赶紧赔笑着说道。

“什么事,说吧!”戴隐淡然问道。

“局长,那我就先走了!”陈宣崇识趣地转身就要离开。

“别急,云德,这事也和你有关系,你也可以听听的。”唐敬宗这话说出来,立刻就调动起来戴隐的好奇心。

和陈宣崇也有关系?什么事呢?

“和我有关,那我倒要听听!”陈宣崇也略感诧异。

“局长,说真的,我也没想到有人竟然敢这样肆无忌惮,无所顾忌地抹黑党国精英。”

“他们大肆传播小道消息,将楚牧峰说成是奸淫掳掠之辈,说成是滥杀无辜的凶徒,说成是卑鄙无耻的小人,他们……”

随着唐敬宗的汇报,戴隐和陈宣崇的脸色都不由变暗。

这事还真的和我有关。

陈宣崇是从学校里面来的,他刚才是有心想要将学校内发生的事情汇报,只是还没有等到他说话,唐敬宗这边就将这事说了出来。

“居然有这样的事!”戴隐眉头微皱,隐隐浮现怒容。

“局长,其实今天在学校里面也发生了一件事,是这样的……”

陈宣崇说完后,神情冷厉地说道:“我现在有足够的理由怀疑,整件事其实就都是姚秉自导自演,金君集不过是想要拿来利用的蠢蛋而已,甚至就连顾十方和张道池也都被利用了。”

“李五省那边呢?”戴隐眯缝着双眼问道。

“没有动静!”陈宣崇摇头说道。

“这个老狐狸!”

戴隐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不屑的说道:“我就说这种事情李五省肯定是不会掺和的,他是一个十分爱惜羽毛的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给人玷污自己声誉的机会。”

“不过这事他表不表态都不重要,重要的这个姚秉竟然敢针对咱们力行社的人,简直就是目中无人。”

“局长说的是,李五省也就这点格局,楚牧峰会选择咱们力行社也实属明智之举。”陈宣崇适时地追捧道。

“局长,这事是紫棠公司的姚秉所谓,我想他爹姚江川未必知情。”唐敬宗想到自己听到的消息沉声说道。

“姚江川吗?”

戴隐站起身,在办公室中来回踱步,“楚牧峰是咱们力行社的人,就算再怎么样,那也是咱们力行社内部的家务事,就算是他把这天捅破个窟窿,也轮不到他紫棠公司的人指手画脚,更别说是颠倒黑白,栽赃陷害,他们算个什么玩意。”

“局长所言极是。”

唐敬宗和陈宣崇弯腰恭敬应道。

“世人都说姚江川是有后台背景的,没错,我也承认,他是有,可他那个所谓的后台背景不过是个文臣罢了,哼,他老子我都没有当回事,何况是他!”

“文山,这事你去盯着吧,你不是想要楚牧峰加入你们情报处吗?我准了!办好这事,他就是你手下的兵,我准许你们情报处成立特别情报科,科长就是楚牧峰!”戴隐大手一挥说道。

“是,谢谢局长!”唐敬宗顿时满脸兴奋。

从办公室出来后,陈宣崇看着神情兴奋的唐敬宗,颇为羡慕道:“老唐,其实我也想要楚牧峰这个人,但我那边不过就是个学校,要了去也是浪费人才,所以说就没有去争,要不然我这近水楼台先得月的……”

“行了行了,知道你老陈是好人,做兄弟的都记在心里了。不过有件事你要心里有数,省的到时候抓瞎。”唐敬宗忽然神秘兮兮的说道。

“什么事?”陈宣崇被搞的莫名其妙。

“你很有可能会被调出中央警官学校,委以重任!”唐敬宗压低着声音说道。

“真的假的?”陈宣崇的音调猛然拔高几分,激动地问道。

“当然是真的!”

唐敬宗边往外走边小声说着:“这事也是我偶然间听到的消息,目前还没有定论,你也不要太过激动,更不要去老板那里打听。”

“你也知道的老板的性格,不打听没事,打听的话,没准你的事情就要泡汤黄掉,那可就不能怪我了。”

“瞧你老弟说的,我能干那种事吗?来来来,具体说说!”

两个人一边交头接耳,一边迈步离开。

……

关注楚牧峰被抹黑这事的不只是那些大佬们,还有一些和这事有关系的人,比如说斐煌报社。

在知道这事竟然是和中和报社有关系后,主编陈智洞都没有一点犹豫就当场在办公室中骂街。

“中和报社就是一群认钱不认人的疯狗,他们报道出来的事情能相信吗?全都是瞎扯淡!”

“说什么楚牧峰是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简直就是放狗屁,我就没有听说过这种事。你们想要抹黑,最起码也要找点合情合理的事吧,这些黑材料听着都让人觉得是个故事。”

此刻,燕清舞就站在旁边,谁让她是负责对楚牧峰专访的记者呢。

“主编,这个舆论的影响是十分恶劣的,要是说被中和报社一味的这么做的话,咱们斐煌报社对楚牧峰的正面报道都会成为一个笑话。”燕清舞咬着牙,满脸愤然地说道。

“谁说不是!”

陈智洞也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中和报社抹黑,斐煌报社宣扬,走的是两个极端,那么只能有一方胜出。

要是严格来说的话,斐煌报社是必须要胜出。

为什么?因为你不胜出就意味着失败,失败的结果必然会名声一落千丈。

最离谱的是中和报社根本不在乎输赢。

赢了固然好。

就算是输了,以着岳群没皮没脸的性格也照样会继续开报社卖报纸。

和这样的二皮脸打擂台,这不是纯粹膈应人吗?

“主编,咱们要不要赌一把?”燕清舞眼底忽然间闪过一抹锐利光芒,上前一步说道。

“赌一把?你这话什么意思?”陈智洞挑起眉角。

“我的意思很简单。”

燕清舞眼神清澈地说道:“我觉得咱们有必要赌一把,就赌这件事最后胜出的人是楚牧峰。”

“因为咱们也只能这样赌,总不能说跟着中和去抹黑楚牧峰吧。反正咱们只有这么一条道路,那就不如一条道走到底!”

“赌楚牧峰赢,赌他能够翻牌,到最后咱们斐煌报社肯定会赚的盆钵皆满。不管声誉还是利益,都肯定会比之前要好很多。”

“社长,这事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要不说陈智洞也是一个颇有魄力的人,听到这番话后都没有怎么迟疑,便果断点头应道。

“不错,你说的很对,那就按照你说的去做。这次咱们报社就陪着中和报社这个无赖好好玩玩,无条件的支持楚牧峰,去吧,加大正面宣传力度!”

“是,主编,我明白了!”

燕清舞转身就去做事。

看着她的背影,陈智洞嘴角浮现出一抹玩味笑容来,自言自语道:“燕清舞,我是知道点你的背景,既然你都这么相信楚牧峰,我有什么理由怀疑你说的话。”

“中和报社的岳群,紫棠公司的疯子姚秉,你们这次恐怕是惹上了要命阎王,要倒霉喽。”

……

中央警官学校。

进修班教室。

梁栋才大踏步走了进来,这里除了楚牧峰外,还有十几个学员也在。

他们都是进修班中选择支持楚牧峰的人,如今看到他遇到这种麻烦,被人如此抹黑污蔑,自然都是义愤填膺的。

“办得怎么样?”

“约好了。”

在众人的注视中,梁栋才冲着楚牧峰沉声说道:“姚秉已经答应今晚六点,就在东华楼中和咱们见面谈判了。”

“谈判?”

楚牧峰不以为然一笑道:“他把这事当成是谈判吗?简直就是笑话。”

“他以为自己是谁,做错事还要靠着谈判来解决,来彰显出来自己的牛逼和正义吗?都说他是疯子,现在看来果然是疯的不轻。”

“行啊,他既然当这事是谈判那就谈判吧,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大的能耐!”

“老楚,你准备怎么办?”梁栋才好奇的问道。

“见招拆招。”楚牧峰云淡风轻地说道。

“我陪你去!”

梁栋才都没有任何迟疑的意思,就在楚牧峰想要拒绝的时候,跟着说道:“那晚我也在场,那事我也有份,你总不能说不让我去吧?”

“何况我是这里的地主,我还是金陵警备厅刑侦处的副处长,他姚秉再疯狂,莫非还敢动我不成?”

“我也去!”

“班长,我也跟你一起!”

“咱们哥几个都去!”

叶相承他们几个也都开始嚷嚷起来,而看到他们群情激动的模样,楚牧峰淡然一笑,拱手说道。

“各位兄弟的好意,我楚牧峰心领了,区区一个姚秉不值得各位都过去,他还没这么大的排面,有我一个足矣。”

“这事就这么定下!谁也不准去,就我自己,单刀赴会!”

……

午后五点半。

东华楼雅间。

在这里坐着的虽然只是姚秉和他的三条恶犬,但周围房间中却埋伏着不少人。

他们都在等待命令,只要姚公子一声令下,就会立即冲出来。

“三少,您说这个楚牧峰是一个人来呢,还是带着一群人来,还是说压根就不敢过来?”魏安满脸赔笑地问道。

“呵呵,不敢过来吗?”

姚秉喝了口茶,漫不经心地说道:“他不会不来的,这个面谈可是他主动提出来的,要是都不来的话,以后他还有什么颜面可言。”

“我估计这家伙肯定会带不少人来。”岳群提出自己观点。

“那也未必。”

姚秉从桌上拿起烟盒,刚掏出一支香烟,魏安就凑上来利索地打火点着。

在一阵袅袅烟雾的翻腾中,姚秉轻描淡写说道:“他楚牧峰好歹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要是说因为这事就带着一群人过来,反而是落了下乘,是会被人耻笑的。”

“嗨,要我说管他呢,只要他敢过来,咱们就狠狠收拾他一顿,敢和咱们三少对着来,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魏安跟着狠狠说道。

“等着吧!”

时间一晃就到了六点。

楚牧峰的身影出现在东华楼外,他抬头扫视了一眼这座建筑,嘴角扬起一抹嘲讽弧度。

东华楼,这里应该是姚秉的地盘,将见面地点定在这里,姚秉你是怕我对你动手吗?

“楚处长?”

当楚牧峰出现时,自然有人走上前来询问。

“不错,是我。”

“请跟我来。”

“带路吧。”

楚牧峰慢悠悠地走着,没有丝毫急躁,双眼随着前进不断扫向两边,然后心底泛起一抹嘲笑。

还真是被我猜中了!

这里有埋伏。

姚秉啊姚秉,地方是你选的,时间是你定的,我一个人过来,你都怕成这样,在这里埋伏下一群刀斧手,你这是想要玩摔杯为号的鸿门宴吗?

哼,真是拙劣不堪。

雅间中。

进了门,楚牧峰一眼就看到这位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纨绔公子。

“姚秉,咱们又见面了。”

“放肆!”

没有等到姚秉说话,坐在一边的魏安猛地拍案而起,眼珠怒瞪,如狼似虎地喝道:“姓楚的,三少的名字也是你能直呼的吗?懂不懂规矩?”

“规矩?”

楚牧峰无视掉魏安的怒喝,十分平静地说道:“为什么不能称呼?名字不就是被用来叫的吗?要是说不能叫,那还起什么名字?”

“再说我现在是和姚秉说话,你又算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姚秉,你是不是不能说话,所以让狗叫唤?”

“你……”魏安眼底迸射出两股杀意。

“楚牧峰,魏安是我的人,不是我的狗,你嘴巴最好放干净点。毕竟今晚的见面是你提出来的,是你想要见我,不是我非要见你!”

姚秉自然是要维护着魏安的声誉,反唇相讥过来,看向楚牧峰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善。

“哼!”

楚牧峰鼻腔发出一道不屑冷哼后,开门见山的说道:“外面那些针对我的黑材料都是你做的吧?是你在故意抹黑我的声誉对吧?”

“啧啧,楚牧峰,你可是个警员,做任何事都是要讲证据,没有证据的话可不能乱说。”

“谁告诉你那些事儿是我做的?没准是你树敌太多,有人瞧你不顺眼,所以故意让你不痛快呢?”

“不对,人家也未必就是抹黑你,没准你就是那样的人,是吧?”姚秉嘿嘿坏笑起来,笑的是那样猖狂得意。

“三少说的没错,这年头干警员的心黑着呢,能有几个屁股下面是干净的。”

“你又是在山高皇帝远的北平警备厅当差,说你贪污腐败都是轻的,要我说你徇私枉法的事儿肯定没少干。”魏安毫不迟疑的就拿起块石头狠狠砸过来。

“此言极是,我觉得很有道理。”

岳群拍了拍巴掌,充满嘲讽地说道:“楚牧峰,你身边肯定有很多女人吧?说你曾经玩过那么多女人,是真的吧?”

“要不你给我们分享下你的经验,到底是怎么游走花丛的!要不,我专门给你出本书,就叫做楚牧峰猎艳记如何?”

说完,岳群脸上是布满了阴笑。

“楚牧峰,你的双手肯定沾满了血腥,你就是一个杀人犯!要不是披着警员的外衣,像你这样的暴徒,应该早就被枪毙无数次了吧?”

“你说你自己就是这么龌龊不堪,嗜杀成性,凭什么来见我们三少,还敢这样理直气壮的呵斥?别说这事不是我们做的,就算是我们做的,那又如何?”

马觉最后一个说话,但说出来的话却非常诛心,一棒槌就将楚牧峰抡死,将他定义成为一个十恶不赦之徒。

“就这样吗?”

楚牧峰没有打断魏安,岳群和马觉的话,任凭他们都说完后,才将目光投向姚秉,淡然说道:“这就是你豢养的三条恶犬吧,果然挺会叫唤。”

“你……”

魏安三个人脸色顿变。

他们是三条恶犬不假,但这事他们做得,别人却说不得。

谁敢说他们是恶犬,就会遭受到他们疯狂的打击报复。

“我刚才说的很清楚,他们是我的兄弟,不是我的恶犬。楚牧峰,你如果说想要靠着这种拙劣的手段挑拨离间的话,那么你失败了。”姚秉立即驳斥道。

“挑拨离间?”

楚牧峰摇了摇头,站立着的他就像是一根标枪般锋芒毕露:“我还不屑于挑拨离间你们的关系,你们是不是走狗和主人的关系,对我来说一点意义都没!”

“那你来想干嘛?”姚秉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告诉你要做的三件事!”楚牧峰目光扫过对方道。

“哦,那三件,说来听听!”姚秉一脸戏谑。

“第一,你要当着金陵城老百姓的面收回泼出去的脏水,并且向我道歉!”

“第二,将做事的人交给警方处置;第三,精神赔偿也不能少,不要多,就拿个五万美刀吧!”楚牧峰一口气说道。

公开道歉!

将手下交给警方!

赔偿五万美元!

当楚牧峰的三个条件开出来后,魏安傻眼了!

岳群难以置信。

马觉神情呆滞。

姚秉更是在短暂的愣神过后,哈哈大笑起来,魏安他们几个也都跟着大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擦掉眼泪,姚秉如同看着一个白痴般扬手说道:“楚牧峰啊楚牧峰,你是不是被外面的舆论给冲昏头脑,你知道自己说出来的都是什么狗屁话吗?”

“让我公开道歉,你算老几!还要我将手下交给警方,还想要五万美元,这叫什么来着,对,精神损失费。”

“你绝对是得了失心疯,要不然怎么敢这样狮子大开口!”

“姓楚的,你小子给我听着,你刚才提出来的条件,我一个都不会答应。我这边也有三个条件,你要是答应的话,三爷我或许可以考虑帮你平息事端。”

姚秉一边说着,一边竖起三个手指:“第一……”

“别废话了!”

都没有给姚秉继续开口说话的机会,楚牧峰便直接打断他的话,语气冷漠的说道。

“我今晚过来的目的已经达到,至于你听不听是你的事儿,我只给你一晚上的思考时间,明天一早如果没有答复,那我就会采取行动,一切后果你自负!”

说完,楚牧峰转身就要离开。

砰!

姚秉想都没想便直接摔碎一个酒杯,顿时门外面便哗啦着出现很多黑衣壮汉。

他们如同饿狼般盯视着楚牧峰,手上都拎着刀棍。

“姚秉,你还敢动我不成?”楚牧峰慢慢转身看过来,面无惧色道。

“呦呵,你以为你楚牧峰是天王老子,我怎么就不敢动你?”

“在这金陵城的地界上,还没有谁是我不能动的!”姚秉肆无忌惮地笑起来,倒了杯酒喝完,然后一甩手,又给摔碎了。

“楚牧峰,今晚咱们新仇旧恨就一起算算,我要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砰!

就在这时,东华楼楼道中忽然有人开了枪。

刺耳枪声响起的瞬间,就将这里的所有人都给镇住。

那帮黑衣人都下意识地扭头看过去,身后忽然涌上来十来个人。

他们每个都拿着枪,黑漆漆的枪口无所顾忌地指着众人。

“不许动,谁敢乱动,格杀勿论。”

最前面的梁栋才杀气腾腾冲了进来,站到楚牧峰身边后,直接塞给他一把美式冲锋枪,傲然说道。

“报告班长,进修班所有学员如数到齐,已经将东华楼包围,请您指示!”

喜欢老胡同请大家收藏:(www.heikexs.com)老胡同黑客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老胡同最新章节 - 老胡同全文阅读 - 老胡同txt下载 - 隐为者的全部小说 - 老胡同 黑客小说

猜你喜欢: 邪王的侍妾明朝好丈夫曹贼国家战斗力:雄兵寒门枭士武唐攻略刑徒大明王侯回到明朝做千户春秋我为王雨梦传奇我要做皇帝大宋超级学霸间谍的战争权柄铁血女英续杀破唐替天行盗春秋小领主天官明末极品无赖李唐王朝二十帝宋时明月楚汉争鼎娇妻如云龙在天涯
完本推荐: 灵舟全文阅读杀破唐全文阅读爱上我你死定了全文阅读地下情人之总裁禁情全文阅读冤家路窄:兔子专吃窝边草全文阅读一等宫女全文阅读无上神道全文阅读完美世界全文阅读乱世妖妃倾天下全文阅读金枝玉叶:血嫁全文阅读汉末超级书院全文阅读胜者为王全文阅读鸿蒙诸神斩妖孽:执掌轮回全文阅读猎香神诀全文阅读穿越?逄煜拢哄?硬豢?全文阅读黄金渔场全文阅读帝国首席:甜宠亿万老婆全文阅读神墓全文阅读铁血山河全文阅读良婿美夫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武炼巅峰北宋大丈夫我是丹田掌控者来自未来的神探超凡黎明氪金成仙婚姻生活的微分定理前任无双异界铁血商途承包大明从1983开始仙宫金粉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唐枭侠行天下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纣临迷狐少女养成记剑从天上来第一序列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第一侯旧曾谙万道剑尊你好,King先生武神皇庭指南剑如意小郎君神运仙王

老胡同最新章节手机版 - 老胡同全文阅读手机版 - 老胡同txt下载手机版 - 隐为者的全部小说 - 老胡同 黑客小说移动版 - 黑客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