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黑客小说 >> 元配 >> 番外之魏银

魏银在美国的第一次恋爱的来很快, 出众的外表, 出众的学校, 包括魏银出众的礼仪与谈吐, 哪怕是在远离故乡的海外, 魏银的追求者也是一大把。

就是陈萱说, 魏银这样的女孩子, 哪里会有人不喜欢呢?

魏银也二十好几了,要是在北京,按魏老太太的说法儿, 正经得请个媒人说亲,这才成。不过,魏老太太一向入乡随俗, 她自从洋文能自然交流后, 经常去邻居怀特太太家串门子,对于美国自由恋爱的风俗也就接受了。原本在北京不也有许多人追求她小闺女么, 如今闺女早到了成亲的年纪, 魏老太太对魏银的婚事素来上心, 知道有人追求魏银, 心里就很高兴。私下还跟魏银传授了些心得, “也不要挑的太厉害, 这看人,主要看人品,只要小伙子人品好, 知道做事业挣钱就成。不用太挑长相, 长得好也不能当饭吃,照着你爹这样的挑就行。”

魏银险没笑出声,魏银道,“我爹就长的好。”

“别说,这倒真是。”魏老太太想到早死的老头子,又是想念又是喜欢,魏老太太情不自禁的话起当年,“你爹当年,往我娘家一走,唉哟,村儿里大姑娘小媳妇的脖子伸老长瞧他。还有我家后邻那死丫头,当时媒人先给她说的你爹,她嫌你爹是过继给人做的儿子,没根底,不乐意。后来叫我相中了,你爹去我娘家下聘时,她就瞧你爹一眼,唉哟,当时俩眼就拔不出来了。只要你爹到我娘家去瞧我,她就找个话头儿过去晃,你说多讨厌。还是我吓唬她几句,她才不敢去了。”

魏老太太就爱讲古,魏银顺着母亲的话凑趣,“妈你怎么吓唬的人家?”

魏老太太道,“这还不容易,她亲事还没定哪,我就说了,你敢再来我家看我男人,我就嚷嚷的全村儿都知道。她一听就怕了,这要是坏了名声,以后可就说不到好人家了。”魏老太太眼中流露出得意,很为自己年轻时的智慧自豪。

魏银问,“妈,你当初怎么相中我爹的?”

“长眼的见一面就能相中,谁会不愿意你爹啊?就我娘家后邻的那傻子,她没跟你爹相亲,她只听人一说是过继给人做的儿子,就不乐意了。这终身大事,哪儿能这么没算计啊。我就跟你爹见了一面儿,一眼我就相中他了。”魏老太太对人生自有一番见解,魏老太太道,“要依我说,这女人也不用外头做什么事业。你大姐那个,主要是你姐夫立不起来,忒面。你这个,你安心寻个好男人,吃穿都有男人挣,他挣的钱,自然是交给你的,你成亲后在家多生几个孩子,把孩子教导的有出息了。以后儿子会挣钱,老来有靠。舒舒坦坦的就是一辈子。”老太太自己的一辈子就是这样。

魏银笑,“那我也得有妈你这样的好命啊。”

“倒是,你爹这样的好人可不好遇着。”魏老太太感慨一回,问闺女现在的对象,“那个小薛我瞧着也还成。”

魏老太太说的小薛就是魏银现在的追求者之一薛维,薛维在麻省理工读建筑学,魏年买下公寓打算出租前给公寓装修时,找了薛维做室内装修设计。因为都是在波士顿的华人,就此相识。就是有一样,魏老太太道,“只是好端端的孩子,听说他念的大学也很好,可为什么花这大把的钱来国外学泥瓦匠呢?”觉着薛维学的专业不大好,不如做买卖挣钱。

魏银道,“建筑师和泥瓦匠可不一样。”

“我知道,据说这国外的泥瓦匠是个高级身份。学出来相当于以前咱老家盖房班儿的班头。”

魏银想到她娘对建筑师的注解就想笑。

薛维据崔教授(船上认识)说也是江南名门出身,说来,江南这些家族估计联姻极多,崔教授与秦殊与薛维因皆是江南家族,彼此之间不知怎么七扭八绕的竟还能论上些亲戚关系。薛家据秦殊所知,门第门风都不错。因为事关魏银的终身大事,秦殊甚至拍了个电报回家,让她娘帮着打听一下薛家。

秦太太打听来的消息也很好,的确是富足之家,而且,薛维是家里唯一的嫡子,尽管有几个庶出的姊妹,他是家族唯一的男性继承人。

其实,就薛家的门第,倘不是在国外这样自由的风气下,倘不是魏银出国念书,估计都得有人说魏家与薛家门不当户不对了。

相对于薛维,魏年更喜欢魏银的另一位追求者史蒂芬,史蒂芬是魏年的同学,父亲是英国人,母亲是华人,史蒂芬是私生子。自幼跟着母亲长大,母亲过逝后,他去英国找到生父,英国人一向有注重血统的名声,像史蒂芬这样的混血儿极受歧视。史蒂芬的幸运在于,他的生父还算不错,在他考取一流大学后,给了他一千英磅,做为他在美国念书的学费和生活费用,同时让他签属了一份放弃遗产继承的协议书。史蒂芬用这笔钱买下的波士顿附近一处不错的农场,剩余的钱全部投在了房产上。他是魏年兼职房产中介的客户,魏年为了给史蒂芬挑到心仪房产,颇费心思,由此渐渐熟悉起来。

史蒂芬是黑发蓝眸,相貌英俊至极,中文也说的很溜,还懂的买小礼物过来讨魏老太太开心。魏老太太虽然觉着史蒂芬的眼睛长的有些怪,对于小礼物是来者不拒的。

魏年认为史蒂芬起码是个有一定理财头脑的人,而且,一千英磅的身价不算高,但也绝不能说低了。当然,薛家据说也是书香人家,薛维本身的功课也很出众,为人亦知书识理。不过,在魏年看来,薛维总是缺了点什么。

当然,薛维也有其优势所在,魏老太太更希望自己的小闺女能嫁个地道的中国人。

魏银也觉着在文化上,与薛维更有默契。当然,史蒂芬相貌英俊,为人风趣,除了小魏银三岁外,也是很好的结婚对象。

魏年同陈萱说到这事儿时,陈萱也犯愁,陈萱说,“俩人都很好,薛维文质彬彬,史蒂芬俊朗阳光,都不错。”

是的,都不错。

尤其薛维因在国外求学,还煅练出一手地道的中国菜,更兼会收拾庭院、富有审美,温润君子当如是。魏银最终选择了薛维,薛家父母都在国内,尤其现下两党统一抗日,自南京失守,国民政府撤往重庆后,国人再想出国,就要各地辗转乘飞机,十分不便。于是,两人就在朋友师长和魏家人的见证下,在教堂举行了个简单的小型婚礼。

魏老太太一点儿没亏待这个小闺女,魏银是最小的孩子,还是个女儿,虽然魏老太太一直很疼肖似自己的长女魏金,可对这个相貌品性更像丈夫的小女儿,也是打心底的喜欢。不然,在北京这些年,打十五六岁上就有人给魏银说婆家,魏银说看不上,魏老太太顶多絮叨几句,从不强求她。若搁别人家,哪里有这样的事,到年纪了,就得嫁人。魏老太太把先时老头子给闺女留下的五百大洋的嫁妆,当然,这早就搁银行换成美金了。魏老太太非但把这些钱照数给了魏银,私下还补贴了魏银一些,支援魏银和薛维在自家附近置下了一处别墅。

虽然按魏银的身家,买一处别墅并非难事,不过总要考虑到薛维的心情。男人是很重自尊的生物,尤其是中国男人,让他们住女方的房子,难免有入赘之嫌。魏年一向心细,如此建议魏银。

婚姻非常幸福,魏银婚后不久便有了身孕,因为两家离的非常近,魏银薛维平时也不必回家吃饭,都来魏家吃就是。魏银有身孕后,薛维亦十分细心,魏银的操作和陈萱生小萝卜时相仿,都是产期将近时再向学校请假,生产后请个月子假,出了月子就继续念书,也不会耽搁课业。至于孩子的照料,有魏老太太哪。魏老太太带着小萝卜和大妹过去,帮着照顾孩子。因为小萝卜已经学会走路,魏银担心魏老太太和大妹顾不过来,特意又请了一位风评极佳的保姆一起在家帮忙。

魏老太太时常想着,哎哟,自家这好不好的真成了大户,如今也用上下人老妈子了。是的,魏老太太虽则如今洋文也说的挺溜,不过,思想是洋不了的,许多时候还是从乡下带到骨子里的那一套。

魏银是个心下有数的人,陈萱生孩子全看天意,她与魏年夫妻恩爱,有动静就生,结果,陈萱生产像经老天爷比量过似的,五年一孕。魏银则是有计划性的生孩子,她觉着二嫂的周期不错,待长子到五岁可以入幼儿园,也稍微懂事一些,就准备生第二胎了。魏银第二胎就盼闺女,为此怀孕后还常常去教堂祷告,希望这些洋神仙保佑她这胎生个女儿。

薛维也比较盼女儿,用薛维的话说,“儿女双全才是好。”

用陈萱的话说,人是最难看透,看懂的。

女人如此,男人亦如此。

薛维与魏银生有一子一女,儿子取名薛怀,女儿取名薛佳,在薛佳三岁的时候,薛父薛母带着料理后的家产来到了波士顿。让陈萱来说,如果薛维没爹没娘,薛维与魏银应该是一对恩爱夫妻。两人都已小有事业,魏银虽不算什么大的服装设计师,但是,她与秦殊一起开的服装店生意很不错,且已经准备开设分店。除了服装生意,魏银还有其他的投资。薛维的装修公司生意平稳,在波士顿已小有名气。

魏银与薛维的房子和魏家住的差不多大小,故而,薛父薛母过来也没有再换房子。

说来,魏家土鳖起家,跟书香门第来往的,其实也不少。像文先生,这绝对是书香门第了吧。像容先生,一样是江南大族出身。还有崔教授,秦殊,都是江南书香之家,说来,与薛家还是亲戚哪。这薛家,对外都挺正常,不知怎么回事,薛母就是看魏银不顺眼,先是嫌魏银在外做生意抛头露面不体面,非要魏银有店关了,在家带孩子,伺候公婆。

要陈萱说,这也是脑子有病!就是魏老太太这样的旧式做派,当初一家子还在北京时,陈萱魏银在外打理生意,虽说魏老太太开始也不乐意,觉着女人家在外做生意不大好,可后来风气日渐开放,俩人做的也是正经生意,钱也赚的不少,魏老太太就没旁个话了。如今魏银生意做的极是不错,魏老太太都没说什么,薛母先不乐意了。秦殊都去劝了薛母好几回,可这是婆媳间的事儿,秦殊说个一两遭还成,说的太多,对薛母与魏银的婆媳关系也不好,倒显得外人插手一般。

好在薛维劝住了他娘。

结果,薛母又指着薛佳说事儿,原本薛怀薛佳小时候,其实都是魏老太太瞧着长大的,薛怀上学后,薛佳也是魏老太太在带。如今薛母要带孙女,魏老太太也不能拦着,只得给薛母带了。好在魏老太太眼下也有自己的孙女,陈萱第三胎生的也是个女儿,说来,这个女儿的相貌十分神奇,生的既不像爹也不像娘更不像祖母魏老太太,小家伙生来就是一幅让她爹敬畏的相貌,这小家伙长的像外祖母。俄了个神哪,自从看一眼二闺女这相貌,魏年都没给二闺女取小名儿,直接大号伺候,大名魏宏。一看闺女这相貌,魏年就认定闺女以后前程宏大。

所以,薛母要孙女,魏老太太直接把人还给薛母就是,她还有魏宏小盆友可以带。

只是,魏老太太对薛母此举非常不满,在家就跟魏银抱怨了一回,她说,“不是我说话不好听,小姐妹俩打小一起长大,成天在一起玩儿。亲家母总拘着佳姐儿不叫出来,我带着宏姐儿过去,正听到佳姐儿哭着要出来哪,亲家母不说哄一哄。咱们两家才几步路,这又不是外处,我在院子里就听到她训佳姐儿哪。要不是我去了,还不知训多久。佳姐儿一个小孩子家,她懂什么?就这么训孩子。”

魏银能不生气么?

要说孩子的事不算大事,真正让魏银恼火的是,薛母竟然安排了个什么朋友家的一位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到薛维的公司实习。

不知道是结婚时间太久,久到相爱时的激情在热度退去后就成了一日三餐衣食住行的琐碎。

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不论陈萱还是魏年都不知晓,俩人正在读博士学位,陈萱沉浸于自己的课题研究,魏年除了功课外还要打理生意和这些年攒下的产业,另外还有家里的事。而魏银没露半点口风,故,连魏老太太都不知分毫。

等魏家知道时,魏银已经和薛维办好了离婚手续。两个孩子的抚养权,以及魏银所有的自己名下的产业,外加现在住的别墅。其他的,薛家那些,魏银根本没要。

魏年得知此事后气的不轻,说魏银,“这也太便宜姓薛的了!”

魏银道,“他名下了不过是个装修公司,无非就是公司的一些流水罢了。这些年的存款都被我买了房产或是土地,都是用我的名字买的。痛快离了,我不想在这些鸡零狗碎的事情上耽搁太多精力。”

一听妹妹在财物上没吃亏,魏年问,“俩孩子他一个也没要?”

“他倒是想要,他有把柄捏我手里,他不敢要。”魏银淡淡的说,“薛家兴许还有些老底子,估计也不会太多。就这么着吧。”

魏年看妹妹对薛维也的确没什么感情了,俩人商量了一回,怎么把这事儿缓缓的跟老太太说一声。魏银先把现在住的房子卖掉了,省得看着糟心,跟魏年商量着,不如买幢大别墅,一大家子还住一处。魏银出一半的钱。

魏年哪里会让她出钱,原本家里孩子们都大了,也应该一人一个房间的。再加上最小的小舅子闻音都要读大学了,还有魏银母子女三人,的确是需要一所大房子了。

魏老太太先是因闺女离了婚,心里很有些抑郁的,因为哪怕魏银再如何强调离婚是她提出来的,魏老太太都觉着,闺女被人休了,这以后可算咋办哪。好在这守着娘家,娘家也养的起,哎,以后就跟着娘家过吧。跟那起子人过日子,也的确不痛快。

好在,刚刚搬家没多久,陈萱就被诊出身孕。魏老太太的注意力马上就转移到了陈萱的肚子上,魏老太太都说,“哎,这回的宅子风水不错,刚搬过来,阿萱就有了。”

搬了新家,每人有每人的房间,大家也都挺高兴。包括魏银,别看魏老太太那样为她离婚的事忧郁,魏银则是觉着,简直太轻松了。以往回家就是各种心烦,忙完生意上的事,回家还要跟公婆斗智斗勇。家不再是休息的地方,而是战场。魏银不喜欢这样的生活,索性结束。

魏银如今也不过三十出头儿,她富有、美丽、自信,哪怕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身边依旧不乏追求者。魏老太太简直目瞪口呆,悄悄跟儿子说,“这世道是不一样了啊,像你妹这种被人家写了休书的,还有这么些男人上赶着卖好。唉呀,你妹可真是赶上好世道了啊!”

魏年纠正,“那不是写休书,正经离婚,也不是姓薛的甩陈银,是阿银甩他。”

“我知道我知道,就这么个意思呗。”魏老太太惊喜的不得了,悄与儿子道,“我以为阿银离婚后再嫁就难了,原来现在不讲究什么一婚二婚的了。”

魏年听他娘说了一遭对妹妹未来生活的担忧,心下十分想笑,妹妹虽说是离了婚的,可本身并不是妹妹的错,何况,魏银除了一流大学毕业,还有自己的事业,更兼料理清薛家这一摊子事后,魏银还准备再修一个哲学专业,她现下忙碌充实的很。至于薛父薛母,敢上门来闹,这里可不是国内,只要他们上门闹,魏银都是直接报警处理。薛维还觉着魏银不近人情,魏银干脆让自己的律师去与薛维沟通了。

至于探视权,那得提前打电话约时间,不是可以随意上门瞎嚷嚷的。

更何况,探视权是属于薛维的,而不是薛父薛母的。

书香名门到了异国他乡也便失去了自己的特权。

原本陈萱还担心薛怀薛佳兄妹受父母离婚的影响,可是细心看来,影响并不很大。陈萱细一想也就释然了,自从薛父薛母过来这两年,魏银鲜少有痛快的日子。孩子是最敏感的,大人心情受影响,波及的便是孩子。哪怕大人再装出若无其是,孩子也并非无所察觉。如今虽则父母分开了,家里依旧有妈妈、外婆、舅舅、舅妈,还有三个闻家的小舅舅关心他们。孩子是最需要爱的生物,一个内里支离破碎的完整的家庭重要还是一个不太完整却有许多爱的家庭更重要呢?

做出选择的不只是孩子,还有魏银。

魏银离婚后曾与陈萱说起过,“我一次又一次的想,我要是再耽于那样的家庭里,耽误我的生意,做那等貌合神离的夫妻,尤其若是为了孩子做出这样的牺牲的话,到头来,我可能会怪他们。其实,这与他们有何相干?算了,人这一辈子,总有这样那样的磨难,他们也得慢慢学着适应成长。”

虽然魏银第一次婚姻有些走眼,魏老太太决定,趁着闺女行情好,这回可要仔细斟酌,好替闺女把关。偏生,魏银又不急了。直把魏老太太急的够呛,劝的嘴皮子都说破了,魏银也不听。魏老太太气恼之下,干脆去学驾驶,学会驾驶让儿子给买车,也不管魏银这事儿了。

在陈萱看来,魏家兄弟姐妹四个,魏银是最像魏老太爷的人了,她不似魏金斤斤计较于小事,也不似魏年八面玲珑,魏银的性子甚至是有些恬淡的。她凡事心里有数,按部就班,不轻易发起进攻,那是因为,她必是一击致命。

与薛维离异之事,便是如此。

电光雷火,快的让人反应不及,她便已什么都料理清楚,且没有吃半点亏!

离婚后的魏银,又恢复了以往有条不紊的生活进程。她不乏追求者,也并不排斥恋爱,不过,经历过一次婚姻,魏银会更为慎重。她不怕离婚,一个有钱有事业有美貌的女人,爱情于她,只能算是锦上添花。

至于魏银的两个孩子,这有什么问题吗?

拖油瓶?

不,只有那些汲汲于找一个男人来依靠供给衣食的离婚妇人的孩子才能叫拖油瓶,魏银这个是曾经爱的结晶。

当一个母亲足够强大的时候,没人会小看她的骨肉。

喜欢元配请大家收藏:(www.heikexs.com)元配黑客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元配最新章节 - 元配全文阅读 - 元配txt下载 - 石头与水的全部小说 - 元配 黑客小说

猜你喜欢: 年代末世女影帝影后今天又撒糖了夫人每天都在轰动全城大佬她真不想当团宠啊起点文男主是我爸婚宠之枭妻霸爱霸道小叔,请轻撩!人海中的你重生七零美好生活反正都要在一起美人为馅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某某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他的小祖宗恃宠生娇了误惹豪门:爵少的迷糊新娘重生反派女boss重生年代福妻满满团宠小可爱成了满级大佬不谈恋爱就去死重生之女神的逆袭假爱真做就这样恋着你他从地狱里来无限生存游戏我还没摁住她
完本推荐: 放肆全文阅读英雄监狱全文阅读重生之北国科技全文阅读我的冷艳总裁老婆全文阅读他的浪漫全文阅读她病得不轻全文阅读佛系女配穿书日常全文阅读重生之养娃日常全文阅读我是幕后大佬全文阅读神级英雄全文阅读完美人设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狂医废材妃全文阅读夫人,你马甲又掉了!全文阅读末世重生之至尊女强人全文阅读重生之温婉全文阅读重生洪荒之三界妖尊全文阅读猎户家的小娘子全文阅读嫡女玲珑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在汉朝搞基建[穿书]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长夜余火别人养蛊我养身我这糟心的重生同时攻略三个神明无敌剑神探险生涯从手札开始开局十连抽然后无敌屑王之子我在末世卖麻辣烫大唐:开局我和长乐的熊孩子炮轰长安城斗罗之武魂复刻富少归来模拟城市之打钱超能力者的职业选择你当像勇者翻过群山洪荒:拒绝收我为徒,元始后悔了!家有悍妻怎么破这是我的星球海贼之圣光剑豪抗战之我每天一个签到大礼包诸天万界游商清穿之繁花似锦开局怒娶三百斤女主陪嫁三千万!慢穿之璀璨人生读档2013西游:我,黑无常,地府签到十万年道长去哪了

元配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元配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元配txt下载手机版 - 石头与水的全部小说 - 元配 黑客小说移动版 - 黑客小说手机站